當前位置:首頁 > 名人傳記 名人傳記

名人傳記:阿馬蒂亞庫馬森福利經濟學的研究大師

2015-12-15 10:53:00 0人評論 次瀏覽
      名人傳記:阿馬蒂亞庫馬森福利經濟學的研究大師
      阿馬蒂亞庫馬森,1934年生于印度,是第一位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的亞洲人。他在經濟學領域對福利經濟學中幾個重大問題的研究上做出了重要貢獻。庫馬森的研究成果給他帶來了享譽世界的榮譽,擔任了國內外一系列學術職務。
      庫馬森的主要著作有:《集體選擇和社會福利》(1970)、《論道德規范與經濟學》(1987)、《貧窮與饑荒》(1981)、《商品與能力》(1985)、《性別與合作沖突》(1990)等。
      阿馬蒂亞庫馬森的外祖父、父親都是大專院校的教師。他出生在印度一所由著名詩人泰戈爾籌建的大學校園里。后來他上學也是在校園里,畢業后當教師的工作也是在校園里。所以,森說,庫馬他的一生似乎都是在校園里渡過的。
      庫馬森在9歲的時候目睹了1943在發生在孟加拉的大饑荒。這次大饑荒使得200—400萬人死于饑餓。這次經歷導致了后來他對于饑荒、貧窮等問題的終生研究,并獲得諾貝爾獎。
      在攻讀博士學位期間,庫馬森暫時離開三一學院回到了印度,于1956—1958年在新成立的(印度)吉達弗大學負責籌建經濟學系并兼任經濟系系主任、教授。由于庫馬森當時僅23歲,并且僅有學士學位,所以這一任命引起了眾多的抗議之聲。在印度逗留期間,庫馬森也繼續做他的博士論文。他還將此論文提交給了三一學院用以參加一項申請獎學金的角逐。申請成功后,庫馬森于1958—1963年用這筆資助選擇了在三一學院學習哲學、倫理道德等。這段學習經歷所形成的世界觀、方法論反映在了他后來對于貧窮問題的認識與研究上。在這期間,他還暫時離開三一學院,于1960—1961年兼任麻省理工學院客座助教。在麻省理工學院逗留期間,庫馬森結識了薩繆爾遜、莫迪利阿尼、索洛等人并與他們進行了學術交流。此后,庫馬森又于1961年夏季去了斯坦福大學,做了一個學期的客座副教授。自美國返回英國2年后,庫馬森決定離開三一學院,于1963—1971年任(印度)德里經濟學院經濟學教授,這是他的第一個獲得博士學位以后的正教授職位。在這段時間里,他主攻社會選擇理論,并于1964—1965年兼任加利福尼亞大學伯克利分校客座教授;1968—1969年兼任哈佛大學客座教授;1971—1977年任倫敦經濟學院經濟學教授;1977—1980年任牛津大學經濟學教授;1980—1987年任牛津大學政治經濟學教授;1987—1998年任哈佛大學教授;1998~2004年1月成為英國劍橋大學三一學院有史以來第一個既非土生土長的英國人又非白人擔任的院長;2004年1月起回到哈佛大學繼續任教授。
      庫馬森的研究成果也給他帶來了一定的知名度,因此擔任教職以外的職務就成了預料之中的事了。他于1980—1982年任發展研究會會長;1984年當選為經濟計量學學會會長;1986—1989年任國際經濟學協會會長;1988年起任皇家經濟學學會名譽副會長;1989年任印度經濟學協會會長;1994年任美國經濟學協會會長。此外,庫馬森還(曾)是下列組織的成員:英國學院院士、三一學院榮譽院士、美國人文社會科學院外籍榮譽院士、倫敦經濟學院榮譽院士、經濟計量協會會員、美國哲學協會會員。1972年,他還曾參與起草了聯合國開發計劃署發展項目評估準則,這一準則成了許多國際組織非常有價值的參考依據。
      庫馬森曾獲得許多名譽學位,其中部分包括:1979年被(加拿大)薩斯喀徹溫大學授予名譽文學博士學位;1983年被(印度)維斯瓦-白若迪大學授予名譽文學博士學位;1984年被(英國)巴斯大學授予名譽科學博士學位;1987年被(法國)卡昂嗶嘰大學授予名譽博士學位;1988年被(意大利)博洛尼亞大學授予名譽博士學位;1989年被(美國)喬治敦大學授予名譽文學博士學位;1990年被(印度)吉達弗大學授予名譽文學博士學位;1991年被雅典經濟與工商大學授予名譽博士學位;1992年被(美國)新社會科學學院授予名譽文學博士學位;1993年被(印度)加爾各答大學授予名譽文學博士學位;1993年被(加拿大)皇后大學授予名譽法學博士學位;1994年被(瑞士)蘇黎世大學授予名譽博士學位;1995年被安特衛普大學授予名譽博士學位;1996年被牛津大學授予名譽文學博士學位;1997年被基爾大學授予名譽博士學位。
      1954年獲得劍橋大學頒發的亞當斯密獎;1955年獲得三一學院頒發的研究獎學金;1956年獲得劍橋大學頒發的史蒂文森獎;1990年獲得參議員喬瓦尼阿涅利國際倫理道德獎;1993年獲得由(美國)塔弗茲大學頒發的吉恩邁耶全球公民獎;1997年獲得愛丁堡獎;1998年獲得諾貝爾獎。
      由于出生在亞洲,庫馬森對亞洲有著無法割舍的感情。森用他的諾貝爾獎金設立了兩個基金會,主要用于幫助印度、孟加拉兩國降低文盲率、解決缺醫少藥、性別歧視等問題。他曾頻繁地穿梭于歐洲、美洲與亞洲之間。除了經常回到他的出生地印度以外,庫馬森還到過中國。他曾于1999年10月到深圳出席第一屆“中國國際高新技術成果交易會”并作演講。他還于2002年7月到北京出席了北京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舉辦的“中國轉型時期的平等和社會公正問題國際研討會”并作演講。
      庫馬森的出生地在亞洲這一背景也使得他在亞洲成了引人矚目的“明星”,他甚至被某些地方的人崇拜為神人。成千上萬的人們涌到印度西孟加拉邦首府加爾各答體育場慶祝他的獲獎。許多家長都給他們的新生兒起了與庫馬森相同的名,即阿馬蒂亞,以示對庫馬森的崇拜。但庫馬森也毫不客氣地批評亞洲存在的問題,他曾批評新加坡前領導人李光耀只注重發展經濟而政治上獨裁的做法。
      阿馬蒂亞庫馬森由于對福利經濟學幾個大問題,包括社會選擇理論、對福利和貧窮標準的定義、對匱乏的研究等做出了重要貢獻而榮獲199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
      1970年出版的《集體選擇和社會福利》構成了庫馬森的主要貢獻之一,他的這一貢獻解決了阿羅的不可能定理(參閱阿羅篇)里所提出的問題。阿羅的不可能定理主要思想是,如果說個人的選擇是理性的,并且如果全社會每個人的選擇偏好不是完全一樣的化,那么建立在少數服從多數原則基礎上的社會集體選擇卻不可能是理性的,或者說要尋找出一個使所有人都滿意的方案是不可能的,故名不可能定理。不可能定理就像是一個緊箍咒套在了福利經濟學的頭上,因為如果不可能定理所反映出來的問題無法解決,那么也就不可能設計出一個方案使全社會所有人的福利都得到改善。
      庫馬森認為一項決策是建立在一定的信息基礎之上的。信息的改變也將會導致不同的決策。傳統經濟學在研究個人行為時依據的準則是個人效用的最大化。人們根據能夠帶來的效用的相對大小而在兩個方案,例如A與B之間,決定取舍。但效用在傳統經濟學里是一個序數的概念,即只有相對大小。我們可以說一個蘋果給張三帶來的效用大于一個梨給張三帶來的效用,但卻無法衡量究竟一個蘋果或者一個梨各自能夠給張三帶來多少效用。森認為,信息的不完善導致了阿羅的不可能定理。如果有更進一步完善的信息,那么就可以解決這一問題。
      1970年發表的“論帕累托自由主義者的不可能性”及1987年出版的《論道德規范與經濟學》代表了庫馬森的第二方面的貢獻。他認為,帕累托最優在理論上似乎是說得通的,但這一最優準則絲毫沒考慮社會倫理道德方面的因素,因此用帕累托最優作為衡量社會福利狀況的準則就會出現問題。例如,如果一個社會里少數人很富有,但多數人很貧窮,按照帕累托最優原則,這一狀況也是屬于帕累托最優的,因為你無法通過重新分配財富使得窮人變富,而又不剝奪富人的任何財富。但顯然這一貧富懸殊的帕累托最優狀況是大部分人所不希望的,它更不是全社會總的福利最大化的一種狀況。
      上述研究顯示庫馬森已在考慮社會分配均等、貧富懸殊問題。1973年出版的《關于經濟上的不平等》、1995年出版的《再論不平等性》更加證明了這一點。在這本書里,他關心的是如何度量一個社會的平等,如何度量貧富懸殊。他發現,以往的度量辦法都或多或少地摻雜了度量者個人的價值觀,因此使得對于社會平等、貧富差距等問題的研究帶上了個人主觀色彩。(名人傳記www.ttflmu.live)
      此外,庫馬森還對貧窮、性別歧視多有研究。正像在介紹森的主要經歷及生平軼事時所說的,1943年發生在孟加拉的大饑荒給庫馬森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貧窮往往又伴隨著性別歧視,主要是對女性的歧視。因此,庫馬森對這兩方面的問題予以了額外的關注。他在這方面的著述有:1981年出版的《貧窮與饑荒》、1985年出版的《商品與能力》、1990年出版的《性別與合作沖突》以及同年發表的《一億多婦女消失了》一文。
      發現問題之后的下一步是想辦法解決問題。庫馬森為此提出了消除性別歧視、普及初級教育、降低文盲率并進而提高人們的能力等辦法。他在這個課題上對許多國家做了對比研究。通過搜集數據并加以研究,庫馬森發現,中國的高等教育普及率比印度低,但中國的初級教育普及率比印度高,因此中國的文盲率比印度低。另外中國人的平均壽命也比印度人長。庫馬森認為,降低文盲率、提高平均壽命、提高國民的能力是一個國家發展的標志,而經濟指標(如GDP)的提高是增長的標志。從長遠來說,一個國家是否成功應主要看它的發展而不是看它的增長。
文章標題:名人傳記:阿馬蒂亞庫馬森福利經濟學的研究大師
文章地址:http://www.ttflmu.live/mingrenzhuanji/5091.html
相關閱讀:
特別推薦
熱門閱讀
飞艇开奖几点到几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