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名人傳記 名人傳記

當“校長”遇上“哥哥”--張國榮

2014-08-21 14:39:20 0人評論 次瀏覽

  “校長”譚詠麟,曾經雄霸歌壇,難遇敵手,

  “哥哥”張國榮,后起之秀,步步緊逼。

  兩人究竟誰能成為歌壇霸主?

  誰又將在風云迭起的競爭中敗下陣來?

  中國有句老話,叫同行是冤家。為什么同行是冤家呢,雙方干的是一樣的活,掙的是一樣的錢,所以有的時候難免就得有磕著碰著的時候,咱們就說一個“同行是冤家”的故事,這個故事兩個主角,大家都非常熟悉,倆大明星,一個是被大家親切地稱作“哥哥”的張國榮,一個是被大家稱作“校長”的譚詠麟。譚詠麟、張國榮什么時候成了冤家呢?這來自流行音樂史上一段有名的譚張爭霸。

  在1986-1988年這段時間,香港流行樂壇里面,譚詠麟、張國榮兩個人為了爭奪流行樂壇至尊無上的地位,在流行樂壇掀起了一次次滔天巨浪,我們把那段歷史稱為“譚張爭霸”。有的朋友說怎么聽著跟武俠片似的,我只知道黃飛鴻獅王爭霸也這么激烈嘛,其實比那個還激烈,因為譚張爭霸,不是譚詠麟和張國榮兩個人較勁,是他們倆的粉絲、他們倆的歌迷,那個較勁的程度,超出我們現在的人的想象。

  可能有的朋友看過周星馳有個片子叫《破壞之王》,里邊有一幫歌迷“我愛學友,我愛學友”,突然里頭出了聲“我愛黎明”,于是大伙兒把他摁底下,拳打腳踢地一通打,你感覺這挺暴力,歌迷也這么暴力嗎?是的。因為粉絲有個最大的特點,就是非理性。要理性他就不是粉絲了。當初譚張爭霸,粉絲的非理性體現在各個方面。比方說頒獎典禮,譚詠麟、張國榮準備領獎。臺底下一分為二,這邊坐的是譚詠麟的歌迷,那塊是張國榮的歌迷,然后兩邊像打擂臺似的。這個金曲頒獎是給譚詠麟,這邊喊,那邊賀倒彩;這邊張國榮領獎,也是這邊喊,那邊喝倒彩,弄到最激烈的時候,歌迷把手里熒光棒扔過去,掄起椅子甩過去,要沒有保安維持,場面就會非常混亂。當時譚張爭霸,多次出現這樣的場景,在大街上,或者咖啡店里,“你是譚詠麟歌迷,我是張國榮歌迷”說著說著就動手了,甚至有那樣的,小兩口或者戀人,你迷譚詠麟,我迷張國榮,于是分手,當時有不少這樣的事。

  這種粉絲現象,當年對譚詠麟、張國榮都產生了影響。既然說到爭霸,那一定不是東風壓倒西風,就是西風壓倒東風。咱們今天就給大伙說說,他倆是怎么樣交上火的,最后爭霸時代是怎么樣結束的。

  從一開始來說,譚詠麟是張國榮的前輩,譚詠麟在1973年的時候就和幾個好朋友組成一個樂隊,叫溫拿樂隊,當時五個人合稱溫拿五虎,這里頭有鐘鎮濤,還有陳百祥,后來解散了。譚詠麟1973年就是有名的歌星,溫拿五虎在上香港無線電視臺的時候有一個節目叫《溫拿周記》,一周請他們五個來一回,收視率特別高,五個男孩都穿著喇叭褲,格子襯衫,最有意思的是每人都穿一雙松糕鞋,當時很火,后來由于音樂理念不一樣,就分道揚鑣了。

  1979年譚詠麟就單獨出專輯,他出的第一張專輯叫《反斗星》。1981年的時候,他演了一部電影得了臺港金馬獎最佳男主角,實事求是地說,譚詠麟的演技非常一般,夠不到一流的電影明星,但是那時候又拍戲又出唱片,再加上溫拿五虎的老底子他已經是很有名氣了。在流行樂壇里面,譚詠麟那時候被人壓著,徐小鳳、許冠杰、羅文,這都是當年了不得的大明星。譚詠麟真正翻身是從1984年,他推出來他的第七張個人專輯,叫《霧之戀》,這個專輯一下火了,走的是小清新風格,有粵語歌也有國語歌,然后他趁著這個熱潮又推出了第二張專輯,叫《愛的根源》。

  這個專輯是華語音樂史上的一個奇跡。因為香港電視臺每年評選一次十大中文金曲,《愛的根源》中共有十首歌,其中有六首入圍年底十大中文金曲,而剩下的那四首歌,當年也進了流行音樂排行榜。《愛的根源》里有一首現在還流行的歌曲,可能有的年輕人也聽過這首歌,叫《愛在深秋》。當時我們在上大學的時候都拿它當頂級情歌,誰失戀了之后,一般都站到女生宿舍窗戶底下唱這個歌。《愛的根源》當時在香港賣得火透了。他第二年又出了一個《愛情陷阱》專輯,連著這三個專輯,《物質戀》、《愛的根源》、《愛情陷阱》被稱為愛情三部曲,那個時候譚詠麟的風頭,香港沒有人能跟他比,所以我們說譚校長創造了香港音樂。

  20世紀90年代前期,是香港音樂的黃金時期,許冠杰、羅文之后,譚詠麟、張國榮,后來的陳百強、梅艷芳、陳慧嫻、林子祥、葉倩文等等,那是港臺音樂最黃金的季節,譚詠麟是一個初始的帶動者。

  這個時候張國榮在干嘛?

  張國榮出道時間要遠遠晚于譚詠麟,他是20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時候才在香港歌壇嶄露頭角。當時參加的是香港的一些選秀比賽。他一開始出道并不怎么受人待見,雖然形象好,但是很多人不認可他的唱功。那個時候,張國榮還不行,跟譚詠麟比,他顯得比較稚嫩。1984年譚詠麟全面崛起之后,張國榮在那一年有了一個作品叫《Monica》,也入圍了十大中文金曲,這是張國榮當年最早推出的一個代表個人輝煌的一首金曲。

  張國榮真正發力,和譚詠麟形成譚張爭霸的時代是從1986年開始,張國榮的《無心睡眠》攀上了當年十大中文金曲的第一名,那是第一次有人在譚詠麟的時代里,從譚詠麟手里把十大中文金曲的第一名給奪走,這也意味著譚張爭霸時代真正的開啟。兩個人開始較勁,你出個專輯我也出個專輯,到第二年年初,香港電視臺搞十大中文金曲頒獎,這里你一首我一首,你一首我一首,兩邊歌迷開始正式打擂,就連演唱會雙方也開始較勁。譚詠麟有一個萬眾同樂譚詠麟演唱會,干了20場,張國榮馬上跟著干了12場。還有一次,譚詠麟連開38場演唱會,叫譚詠麟浪漫演唱會,接著這邊張國榮干了33場。那時候演唱會雙方各有特點。譚詠麟演唱會我們管它叫運動會,就是每次演唱會譚詠麟跑來跑去,弄得大汗淋漓的。張國榮的演唱會風格相對比較舒緩,講究跟現場之間的互動。當時在場面上來講,譚詠麟稍占點兒上風。

  在香港紅磡體育館,譚詠麟在臺上這樣說過,各位到這兒來,一萬多人的紅館就像一個大學校,你們每天晚上都到這里來跟我一起唱歌,我其實就是這個夜校的校長。結果第二天媒體報道“譚詠麟譚校長”,“校長”這倆字就是從這來的。

  譚張爭霸時代是怎么結束的?非常偶然,咱們說他倆爭霸,其實兩個人私底下關系很好,可是粉絲這么斗來斗去,甚至有時候有激烈的沖突,兩個人心里也不舒服,不是件很愉快的事,這個事情在1988年出了結果。

  1988年2月份,香港電臺評十大中文金曲、年度銷量冠軍、單曲銷量冠軍,等等。就有傳言:“譚詠麟資歷老,人脈廣,香港電視臺里有內幕,今年十大中文金曲里頭至少有三首是譚詠麟的歌。”這其實在一定程度上來看是謠言,因為譚詠麟的能力即使真是三首歌也沒什么問題。結果現場頒獎的時候出事了,年度的唱片銷量冠軍是譚詠麟,單曲的銷量冠軍是張國榮,平分秋色。然后十大中文金曲排第一張國榮的,第二譚詠麟的,第六首也是譚詠麟的,第七、第八不是譚詠麟的,剩下第九首、第十首了。周潤發來頒獎,香港那藝人很活潑,好開玩笑,周潤發上臺之前也都知道有傳言說譚詠麟買通評委。周潤發本就愛鬧著玩,開個玩笑,看一眼說,不會又是譚詠麟吧?他這是開玩笑,但是沒想到,譚詠麟坐在側臺受不了了,我堂堂正正的一代天王,你說我這造假,買通誰得金獎。一揭曉第九首真就是譚詠麟的,他就上臺領獎,大伙一看,譚詠麟臉色有點兒不對。他上前拿起麥克風就說:“我以我的人格,我正式宣布,今后我不再參加任何有頒獎性質的節目和典禮。”就是說我要永遠退出歌曲評比。當時連張國榮的歌迷都不吱聲了。他這個姿態,自己是解脫了,張國榮的壓力來了。第二年,張國榮做出個更極端的決定,不唱歌了,退出歌壇,于是在1989年張國榮宣布退出歌壇。

  譚張爭霸時代就這么突然間戛然而止,結束了。這個退出對我們來講是個遺憾,譚詠麟退出之后,對他的影響很大,媒體沒有報道,他唱片的銷量就有很大影響。那么對于張國榮來說呢,倒影響不大,張國榮有另外一個道,他退出歌壇還有另一個好出路。張國榮演技那是沒得說的,你看后來演《胭脂扣》、《霸王別姬》,他參演的電影有的時候他還唱主題曲,只不過他不再開演唱會了。

  在告別演唱會上,張國榮少有地掉眼淚了,他說退出也不是來自譚詠麟方面的壓力,而是想在掌聲最多的時候告別舞臺,不愿意等到沒有人給我鼓掌了我再走。這也從側面體現了張國榮做藝人的一個標準,我做就做到最好,最投入,達到最好的效果,絕對不會在江河日下的時候再告別。后來我們知道,張國榮跳樓自殺,有一種對他自殺的解讀是這樣的:對于一個藝術家來講,尤其是張國榮這種完美主義者,他演了眾多角色,唱了那么多優美的歌,他無法再超越自己,死亡可能是另一種意義上的超越,到另一個世界再去重生。當然這是對張國榮一種非常美好的解讀,把他的死神圣化和藝術化。

  這也是很多人對張國榮很佩服的一個原因,他退出了歌壇,是因為覺得歌壇里沒有什么值得追求的,而電影里面還有很多發展。所以譚張爭霸時代結束之后,應該說張國榮還有出口。譚張爭霸時代結束后,首先是給后人倒個空,他們兩個一退出,香港樂壇忙活了一陣,推出了很多新人。比較成功的是鍛造了一個徹底的偶像時代,四大天王應運而生,如果譚張爭霸時代沒有結束,這四個人還不定啥年月能出來呢,因為四大天王的唱功,在當年跟這個張國榮、譚詠麟并列恐怕都做不到。四大天王橫空出世,跟譚張爭霸時代結束有直接關系。

  你這么一比來看,譚張爭霸結束等于促進了香港歌壇的繁榮,促進了流行音樂的發展,也間接地催生出了四大天王,使香港流行音樂徹頭徹尾地進入到一個偶像時代。

  當然,譚張爭霸主要是兩個人的粉絲在爭,這個爭斗對兩個人來說,帶來了不同程度的傷害,使兩個人相互以不同的方式暫別歌壇。這點,對于兩個人的演唱生涯來說都是一種損失,這個損失也確實是狂熱的粉絲帶來的非理性后果。所以我也想奉勸一下粉絲朋友們,如果你喜歡你的偶像,就挖掘一下他們身上的魅力,但是對于偶像身上的一些負面的東西,你也得有正確的認識,不能因為他是你偶像,就什么都好。所以我說一個人走向成熟的標志,其實就是由感性走向理性。一些青年的朋友,如果你還是一個粉絲,我希望你盡早從粉絲的泥團里拔出來,做一個懂得理智欣賞藝術的人。

  從流氓走向大亨--杜月笙

  他在十六鋪以賣水果為生,是個無依無靠的窮小子;

  他吃喝嫖賭,販賣鴉片,是個不折不扣的流氓;

  他開銀行,辦實業,是個成功的商人;

  他參加抗敵后援會,組建抗日別動隊,是個熱忱的愛國人士;

  他就是最具爭議的黑幫老大杜月笙。

  前不久的賀歲檔有一部影片,叫《大上海》,有不少朋友看了,里邊出動了兩代許文強演一個人。怎么叫兩代許文強呢?老《上海灘》里是周潤發演的許文強,《新上海灘》里由黃曉明出演。在《大上海》中,兩代許文強飾演一個人,叫成大器。黃曉明演年輕時的成大器,周潤發演中年以后的成大器。很多人看這個電影,就琢磨:成大器--上海灘的流氓大亨,怎么這么像當年的杜月笙?沒錯,成大器的原形就是當年上海灘青幫頭子里最出類拔萃的杜月笙。為什么說杜月笙最為出類拔萃呢?他和黃金榮、張嘯林不一樣,他可以說是青幫大亨里最有頭腦的,把控時局也是最全面的這么一個人。

  杜月笙和黃金榮的出身有點兒類似,都是底層家庭出身,要用現在的行政區域算,他得算是上海人,因為他老家就是浦東下邊的一個農村。但那時浦東沒開發,不歸上海管,算江蘇,他當時在這個小地方出生,覺得混著沒意思,就跑到上海去了。干嗎呢?到水果店當伙計。

  他14歲那年到水果店當伙計,因為機靈,也能干活,老板挺賞識他。但杜月笙不甘心這么過日子,他想自己干。那老板對他還不錯,問他,你打算自己干什么呢?我可沒多少錢給你。杜月笙說,不用,我不向你要錢,你要真幫我,店里每天有賣不出去的爛水果,你把它們給我行不行?老板樂了,這爛的給你,你能賣出去嗎?杜月笙說,我就要這爛的,行不行?老板說,行,爛的我都給你。他可沒想到,杜月笙居然把爛水果也賣出去了。杜月笙怎么賣出去的呢?他有自己獨特的方法。比方說,一筐爛梨到手了,他怎么賣呢?先把梨爛的地方挖下去,然后把梨削皮,杜月笙也是在那個時候練就了削皮的絕活。削完了之后,再把這梨切成一塊一塊的,然后把每一塊泡到糖水里頭賣。假設當時一個整梨能賣一毛錢,切成幾個小塊,每塊按兩分錢來賣,如果一個爛梨切了十塊,等于一共賣了兩毛錢,比原先還貴呢。這在營銷學上叫走量,就是薄利多銷,其實不見得是薄利。現在街上也有這么賣水果的,最典型的是賣菠蘿,整個菠蘿不好賣,削皮還費勁,人家把菠蘿切成一片一片的,用一根小棍插著,擱到糖水里出售。其實你要一片一片買,湊成一個完整的菠蘿,比買一個整菠蘿還貴呢。從這點來看,現在賣菠蘿的都得尊杜月笙為老祖宗、行業祖師爺。當年,杜月笙就靠這個還真是安身立命,糊口沒問題了,還練了一手削梨的絕活。據說拍電影時,為了練杜月笙這手絕活,周潤發和黃曉明兩個人得削了兩千多只梨,就為了能演得像。

  杜月笙通過賣梨,一點一點算在上海灘立住了,但是想有大的出息,還得找靠山。

  咱們前面說過,窮苦人怎么找靠山?找個幫會!在里邊拜師傅,拜老大,能夠不受欺負,杜月笙就找到了上海青幫,跟了青幫大頭目黃金榮。怎么跟的呢?

  黃金榮在上海鈞培里一號有一個三棟小洋樓,里頭幾十個房間,那叫黃公館,杜月笙雖然是個賣水果的,但手腳勤快,會削梨,而且聰明,會看人下菜碟,會看人臉色行事。所以經人介紹到黃公館當差,說白了,就是伺候黃金榮的家里人。當時杜月笙被推薦過去以后,他覺得這是人生一個寶貴機會,得抓住,所以很賣力氣,很快就引起了黃金榮的注意。就這樣,他拜了黃金榮為師。

  在黃金榮身邊干活,一來二去杜月笙覺得,我要始終這么干也沒出息,我得抓住個機會,讓黃金榮賞識我,給我派差。于是他就在黃公館里仔細觀察,發現個規律--黃金榮怕老婆。他老婆是誰呢?叫林桂生,這可不是一般的女人,她極有心機,絕對是黃金榮的軍師、賢內助。杜月笙一看,好,我要是能把黃金榮的老婆哄好,讓她喜歡我,這事兒不就結了嗎?所以他格外小心地伺候黃金榮的老婆,張口一個“師母”,閉口一個“師母”。師母走到哪兒,他都在后面給拎著包,拿著衣服,伺候著師母吃完飯,再給削個水果。一來二去,林桂生就覺得杜月笙不是個簡單的人,有心機,就開始分配一些事務讓杜月笙打理。在這個過程中,杜月笙處理事情非常到位,漸漸得到了林桂生的賞識。

  林桂生一看,這孩子行,是可造之材,辦事仔細,就想重用他。但重用他還得先看看這個人骨子里頭的氣勢什么樣?林桂生想了一個考驗杜月笙的辦法,給他一大筆錢讓他花,我就看你究竟怎么花的。一個人能不能成氣候,不能光看他怎么掙錢,還得看他花錢的方式,看他會不會花錢。當時杜月笙拿這錢干嘛呢?他過去欠了些債,先拿一部分錢把舊債都還清了。剩下的錢干嘛呢?要按咱們正常人的想法,不外乎兩條道,好不容易有筆錢了,享受生活,吃喝玩樂,這是一種;第二種,我得為以后考慮,把這錢存起來,要不我干個小買賣,要不買個房子什么的。這兩種思路恐怕是絕大多數人的想法,所以絕大多數人成不了杜月笙,區別就在這兒。杜月笙怎么花這錢呢?他送禮,給朋友和師傅送禮,還把他過去窮困時的那些朋友街坊請來,大吃大喝一頓。

  林桂生看在眼里,挑大拇哥,說這個人了不得。為啥呢?假如說拿到這個錢,吃喝嫖賭了,就算他再能干事兒,這也是個貪圖享受的花花公子,沒意思;假如說他把錢存到銀行里了,或者吃利息,或者買房子,或者干個小買賣,說明這是個穩穩當當的生意人,也混不了江湖。你看這個人拿到錢,把舊賬清還是干嗎?我講信用,樹立我的威信;然后拿著錢送禮干嗎?廣交人脈,就是混江湖的人。所以林桂生一看,杜月笙必成大器。她跟黃金榮一商量,黃金榮說看來這小子厲害,很多事就派杜月笙去辦了。這么一來二去,杜月笙成了黃金榮手下非常得力的一個干將。

  當然,他要總這么干,何時才是出頭之日?上邊還有個黃金榮呢,他也出不來。杜月笙就抓住了人生當中一個重要機會--救師父。黃金榮跟一個戲子好上了,結果為這事兒得罪了浙江督軍盧永祥的兒子盧筱嘉,還打了人家幾嘴巴。

  最后盧永祥一路追查,把黃金榮給綁了,他老婆林桂生找到杜月笙說,得救人。杜月笙說,這事兒怎么處理合適呢?人家是督軍,位高權重,夠不上。當時杜月笙還曾經跑到督軍府,可以說是冒著很大危險,督軍要是給他扣住了,他根本沒得跑。杜月笙怎么跟盧永祥談判呢?他說,盧督軍,你看你殺死我和我師父很容易,但是你想想,我們是做鴉片生意的,我們能給你掙錢,你又有人又有槍,如果鴉片從你地盤走,你幫著護送過來,就能解決我們的大問題了,你什么都不動用,就動用你這點兒資源,就算干股,咱們合伙做鴉片生意多好。你下邊養著這么些人,人吃馬喂不都得用錢嘛,我們給你解決錢的事兒。盧永祥一聽,這是好事兒,別看他軍閥勢力大,手頭不見得寬敞,就這樣,杜月笙曉之以理動之以情,盧永祥才把黃金榮給放了。

  這下,杜月笙積攢了非常高的人氣。為啥?講義氣,我師父被督軍綁架了,我冒著生命危險救他,全上海灘一提杜月笙,講義氣,沒忘本。而且,借著這個事兒,杜月笙一下子跟軍閥打通關系了,成了軍閥的座上客,也就是說,這一把他是名利雙收。這之后,黃金榮感激杜月笙的救命之恩,跟杜月笙以兄弟相稱。

  后來,杜月笙、黃金榮、張嘯林三個人,合伙開了個三鑫公司。干嗎?搞鴉片生意,在上海灘幾乎壟斷了,包括法租界的鴉片生意,都是他們壟斷的。最高峰的時候,20世紀20年代,他們一年大概能掙5770萬大洋,相當于現在多少錢?20億人民幣。你就說這三位得發成什么樣?而這個時候杜月笙和誰都不一樣。黃金榮貪財,把錢緊摟著;杜月笙散財,他得了這么大筆錢,也沒想著都存起來。杜月笙有一句名言,這天底下錢有花完的時候,可交情花不完,所以別人存錢我存交情。別看杜月笙干的是鴉片生意,是害人的勾當,但是掙了錢之后,他還真干些好事兒,江湖朋友誰有危難需要錢,要多少都行,只要我有。而且他還常年做慈善,上海鬧瘟疫了,他免費給老百姓發消毒藥水。

  當然,跟后邊杜月笙做的好事兒一比,這些事兒都不值一提了。他做的什么好事兒呢?1937年日本侵華,轉眼間就從北平打到上海,當時上海的淞滬會戰一打打了3個多月。打仗的時候,上海灘這些巨富大亨都害怕,紛紛跑路,有去香港的,有去澳門的,有到美國去的。杜月笙沒走,不僅沒走,還跟軍統的頭目戴笠商量,你看這工人、學生、小商戶啥的,不少都是我門徒,我用我的人脈,組建個一萬人的抗日游擊隊,配合國民黨正規軍在上海一帶作戰。當然了,這個部隊沒受過正規訓練,沒什么戰斗力,但是當時確實起到了鼓舞士氣的作用。這還不算,杜月笙當時積極出面籌措抗日款項,籌措經費。其中比較大的一個事兒是,杜月笙當時跟上海好多人聯系,想給部隊捐飛機,因為當時國民黨空軍力量太弱了,幾乎沿海和空中都是日本人的勢力。

  令人感動的是,杜月笙還干了一件大事。因為上海的黃浦江連著長江,日本海軍勢力很強,一旦沿著長江口岸往上走,就能順利進到中國內陸,海軍進來了,再配合陸軍,打起仗來就更難阻擋了。所以當時蔣介石想了個辦法,能不能把長江口封住,讓船過不去。怎么才能過不去呢?把現有的大船鑿沉,沉到江底下,把入水口抬高了,大型的日本軍艦就過不去了。國民黨當時鑿沉了一部分軍艦,可高度還是不夠,于是大量的任務落到了民間。當時杜月笙在上海有一間自己開的輪船公司,這輪船公司搞物流貨運,是杜月笙發財的一個主要渠道。這時候杜月笙就舍出去了,把自己大型的船集中了不少,擱到長江口岸那兒,鑿沉了。就這樣,杜月笙貢獻出來很大一筆財產,沉入了江底,把整個長江橫道給堵住了,日本軍艦一時半會兒是進不來了。

  所以咱實事求是說,杜月笙有沒有貢獻?有!他的確有民族大義,而且抗日熱情高漲。當然,他也有他的用心。一方面,天下興亡匹夫有責,杜月笙也有愛國之心;另一方面,他心里盤算著,自己這輩子就是個下人出身,底層老百姓,總想往上爬,成為人上人,通過抗日,他想把自己過去的底子洗干凈了。所以杜月笙時刻維持著自己的儀表,始終穿長衫。為什么?就因為自己原來出身低微,后來又混黑社會,他要給自己洗底。他幫助蔣介石抗戰,希望蔣介石能給他一個正式身份。即使他現在既是大老板,又是青幫頭子,可最多算個流氓大亨,這不是杜月笙想要的。

  一晃,抗日戰爭8年接近尾聲了,杜月笙當時在重慶,他就琢磨,我給你蔣介石出過這么大力,抗戰勝利了,我再回到上海,給我弄個市長當當吧?再不起碼弄個副市長,只要達到這個位置了,以前的底就全洗干凈了。可是沒想到,杜月笙興高采烈從重慶坐火車回上海,剛出上海火車站,就發現上海街面有人游行。打著什么旗號呢?“打倒上海灘三大流氓!”杜月笙一看,完了。

  上海灘三大流氓,怎么排杜月笙都得有一號,其實,蔣介石能不能把這事兒壓下去?完全能。他為什么沒動手呢?就是利用民間對你們三個人的不滿情緒暗示杜月笙,我不能用你。其實上海市市長、副市長已經另有人選,老蔣早就安排完了。杜月笙空歡喜一場,后來他明白了一個道理--蔣介石拿我當什么了,拿我當夜壺,用的時候拿出來尿一壺;不用的時候,嫌寒磣,塞床底下都嫌臭。這是杜月笙說的,他把黑社會跟蔣介石政府的關系,認識得非常深刻。

  后來,到了解放戰爭時期,杜月笙離開了上海,跑到香港。當時共產黨政府考慮到杜月笙有很大的影響,同時也認可他在抗日當中做出的貢獻,就通過地下黨那邊跟他聯系,接納他回去。那時候蔣介石到了臺灣,也想到杜月笙是個能人,有可用的地方,也發出邀請,讓他到臺灣去。杜月笙有自己的想法,哪兒也不去,就在香港。后來,他又到歐洲短暫待了一段時間。1951年,杜月笙63歲的時候,病死在香港。死的時候,欠杜月笙錢的人數不清,有的跟杜月笙寫了借條,那些借條加到一塊兒,數額非常巨大。杜月笙把孩子叫到跟前,把這些借條拿出來,一把火全燒了。他這是什么意思?人家欠我杜月笙的,但不欠你們的,別到我死了,你們到處要賬,敗壞我的名聲,所以一把火把借條都燒了。

  你看,杜月笙這個人,到晚年也不糊涂。他一輩子從底層摸爬滾打起家,夢想成為人上人,他也按照自己的江湖方式,在一定程度上獲得了成功,也為抗日戰爭做出了自己的貢獻。所以,杜月笙這一生很傳奇,也很復雜,我們也可以通過杜月笙的人性了解到人性的復雜程度。我們過去判斷一個人的時候,意識形態比較簡單,你要么是好人,要么是壞人,這好人不可能干壞事,壞人不可能干好事。可其實從人性的復雜性來講,人的好壞很難定性,他可能是階段性的,也可能是地域性的,也可能是針對不同的人,他的所作所為就不一樣。從杜月笙身上,我們就可以管中窺豹來了解民國時代,對于那個時代,杜月笙本人就是一面鏡子,再相應地把杜月笙身邊的人一個一個來品味,人性的復雜就暴露無遺。我們現代人想了解歷史人物,就要把他放回到歷史中去,不能根據自己的意識形態來判斷,他就是好人,他就是壞人,如果那樣理解的話,你就永遠看不透中國歷史。(選自《老梁故事匯--老粱談名流》)

文章標題:當“校長”遇上“哥哥”--張國榮
文章地址:http://www.ttflmu.live/mingrenzhuanji/1839.html
相關閱讀:
特別推薦
熱門閱讀
飞艇开奖几点到几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