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名人故事大全 > 名人故事 名人故事

血濺桃花扇——侯朝宗與李香君

2014-09-11 11:40:56 0人評論 次瀏覽
        “青樓皆為義氣妓,英雄盡是屠狗輩。”——后世詩人
        侯朝宗(1618—1654年),即明末清初著名散文家、詩人、畫家侯方域。朝宗是他的字,別號雪苑,今河南商丘人,明天啟年間戶部尚書侯恂之子。十五歲應童子試,中第一名。二十歲參加進步愛國組織“復社”,同朝中閹黨展開斗爭,是“南明四公子”之一。后經復社領袖張溥介紹,與南京“秦淮八艷”之一、歌妓李香君結識并相愛。1640年從江南回到河南,與本地文人結成雪苑詩社。清順治十一年英年早逝。長于古文,是“清初三大家”之一;尊唐宋八大家,往往能將馬、班傳記,韓、歐古文和傳奇小說手法熔為一爐,形成一種清新奇峭的風格,尤以傳記散文見長。清初大戲劇家孔尚任依據其與李香君的愛情故事寫成《桃花扇》一書,在我國戲劇史上影響很大。在此劇中,侯朝宗竟成了中國古代文人喪失氣節、明顯缺鈣的典范之一,類似于屈原之徒宋玉。
        女主人公李香君,略小侯朝宗幾歲,堪稱中國的“羊脂球”。又名李香,蘇州人,南京秣陵教坊名妓,專享“媚香樓”,明末清初著名的“秦淮八艷”之一。她因身材小巧玲瓏,渾身透著靈氣,人送其綽號“香扇墜”。“秦淮八艷”的事跡最先見于余懷之《板橋雜記》,記有顧橫波、董小宛、卞玉京、李香君、寇白門、馬湘蘭等六人,后人又加入柳如是、陳圓圓而得其名,均是生得少見的天姿國色、練得高超的文藝才能并具有強烈的愛國民族精神。當時正值明清交替之際,好多前朝昏官貪生怕死,賣國求榮;但和他們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秦淮八艷”雖然都是被壓迫在社會最底層的婦女,“癲狂柳絮隨風舞,輕薄桃花逐水流”的風塵女子罷了,但在國家存亡的危難時刻,卻表現出了崇高的民族節氣,很是有些像法國作家莫泊桑短篇小說《羊脂球》中的女主角。而被無數后人稱為俠肝義膽、凜然正氣、義薄云天的李香君,更尤為突出。特別是在《桃花扇》中,她的形象被塑造得甚為高大、高潔、高尚、高貴。
        著名歷史劇《桃花扇》,與《長生殿》、《西廂記》、《牡丹亭》并稱“中國古典四大名劇”,是孔尚任(1648—1718年,孔子第六十四代孫,山東曲阜人,曾任國子監博士、戶部員外郎等職)借用此前之短篇小說《李姬傳》的故事及主題創作而成,于1699年(康熙三十八年)正式問世。其史實大約從明朝崇禎十六年(1643年)到清朝順治二年(1645年),力求“朝政得失,文人聚散,皆確考時地,全無假借”。它通過生動、傳神地描述侯朝宗與李香君的感人愛情故事,客觀反映南明弘光朝覆亡的歷史。而作者自己也因此丟了官職,只好去過隱士生活。
        《桃花扇》寫的是風流才子、復社俊杰侯朝宗博學強記,才高八斗,卻因在秋闈應試中抨擊時政,名落孫山。不過此時明王朝亦早已風雨飄搖,日薄西山。在流落南京時,他于舊院秦淮結識名妓李香君。兩人男才女貌,一見傾心,情投意合,遂成佳偶。不久侯即納李為妾,一場熱鬧、激動、纏綿的洞房花燭。那年李香君方十六虛歲,“溫柔纖小,才陪玳瑁之筵;宛轉嬌羞,未入芙蓉之帳”。但此時的侯朝宗,亦難免有不顧國家危機,沉迷聲色之嫌。
        定情次日,李香君得知婚事費用皆出自魏忠賢閹黨余孽阮大鋮(此人原本也是一位很有才學的文士,可惜品行太差,追名逐利,毫無氣節),其意在結納手頭拮據的侯朝宗,以求開脫罪名,拉攏復社。內心十分明了的李香君當即義形于色,立即下妝卻奩以還,寧可素面清貧;并批評侯立場不堅定,要他立即與阮等斷絕關系,劃清界限。阮老羞成怒,卑劣銜恨,伺機報復。乘明廷降將左良玉移師南京之時,他謠言侯朝宗背叛朝廷,為左內應。為躲避諸余孽追殺,侯與李不得不揮淚分手。兩人長期無法在一起廝守歡顏,春宵共帳。侯往北投奔愛國將領、揚州督師史可法,為之參贊贊軍務,報效國家。
        不久李自成義軍入京,崇禎帝自縊。佞臣馬士英、阮大鋮等即于南京迎立福王朱由崧,建立南明弘光朝廷。昏王賊臣不理朝政,征歌逐舞,日夜狂歡,口稱“寧可叩北兵之馬,不可試南賊之刀”,過著紙醉金迷、荒淫無恥的生活。馬、阮又屢屢加害李香君,迫她再嫁淮陽督撫田仰。李寧死不從,守樓明志,廷筵罵座,痛斥奸賊。她還懷抱與侯朝宗定情時侯贈的一把扇子,欲尋自盡保貞潔,以頭撞桌,昏厥于地,鮮血濺到扇上,典型的“威武不能屈,貧賤不能移,富貴不能淫”,從而演繹了一段凄婉哀怨的愛情故事。著名畫家楊龍友(也是侯與李的摯友且愛情見證人)為其真情所動,在扇面上就其血點畫出折枝桃花,而成為流芳后世的“桃花扇”。李乃托人攜該扇遠送致侯,以明心跡。
        后李香君被擒入偏安小朝廷之后宮,逼屈不依,又遭軟禁。不久侯朝宗回到南京,與復社文人一起為阮大鋮捕獲,也鋃鐺入獄。南明倒行逆施,朝政腐敗不堪。很快清兵大舉鐵蹄南下,所向披靡,勢如破竹,弘光帝、馬士英、阮大鋮等皆聞風喪膽,潰退出逃。侯朝宗終得以出獄,隨人趕往南京城外棲霞山。李香君也趁亂出宮,隨人入山。兩人終于在白云庵祭壇相遇,患難情侶,久別重逢,破鏡重圓,且哭且笑。張道士以國恨、家恨之言點醒他們,面對無情現實,二人雙雙頓悟出家,入觀為道。
        而真實歷史是他倆并未出家。侯朝宗在歷經顛沛流離之后,已返回中原商丘家中。年輕時候的才名,并沒能給他帶來仕途上的成就。他再次失節,委曲求全,參加了新朝殿試(順治八年),結果還是未能得到滿意的功名(只進了副榜)。他感到一事無成,于是建立“壯悔堂”,取其“壯年知悔”之意,從此在其間潛心詩文創作。李香君后來亦終于回到侯的身邊(另一說法是,她早已獨自出家或遁世或病逝,并未去與侯再聚)。但她因為卑賤的妓女身份不被官宦侯家所容,無奈搬到商丘城外遠郊的侯氏莊園居住,成天遭受歧視,終日郁郁寡歡,日久成病,最終含恨而死,葬于莊園附近,至今商丘古城南有“香君墓”,上書侯朝宗親寫之“卿含恨而死,夫慚愧終生”。幾年之后侯也抑郁而亡,追隨愛姬于地下。
        這真是“恩愛鴛鴦,轉瞬離別,愁苦幽怨,各赴黃泉”。
文章標題:血濺桃花扇——侯朝宗與李香君
文章地址:http://www.ttflmu.live/mingrengushi/2272.html
相關閱讀:
特別推薦
熱門閱讀
飞艇开奖几点到几点